來聽苡粽說......
粉專較常更新,歡迎來我的粉專晃晃! 將頁面拉到最下面即可直接點進粉專! ※苡粽分站【holySHARE苡粽】個人頻道 http://www.holyshare.com.tw/member/channel/content/52041

片名:熔爐(도가니)

導演:黃東赫

編劇:孔枝泳、黃東赫

主演:孔侑、鄭由美

上映時間:2011年9月22日

 

《熔爐》為同名小說改編成的電影,取材於2005年發生在南韓光州一所聾啞小學的真實案件。本片內容描述在霧津這個虛構出來的城鎮中,一所聾啞小學的學生集體遭受校長、主任及老師的性侵及暴力虐待,在外地來的老師與當地人權發展協會員工幫助下,帶著受害孩子告上法庭的故事。在司法審判中,本片深度描繪社會各方壓力及司法不公、受害人因金錢妥協的真實樣貌,細緻刻畫出人性及司法制度下,審判、採證、協商制度的問題。同時,喚起社會對兒虐、聾啞人士議題的更多關注。

 

《熔爐》上映後,震驚全南韓,南韓三大電視台之一的MBC評價本片:「一部電影正將韓國社會變為憤怒的熔爐。」本片票房佳績也迫使本案重審,南韓政府甚至修正性侵防治法,新法被稱為「熔爐法」。

 

 

人物介紹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1-40-49.png  

 

孔侑 飾 姜仁浩

從首爾來到霧津慈愛聾啞小學的美術老師。已婚,妻子早逝,育有一個患有氣喘的女兒。在到霧津路上因為車禍,結識在霧津人權發展協會工作的徐幼真。兩人共同幫助慈愛聾啞小學的學生脫離地獄般的生活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1-38-22.png  

 

鄭由美 飾 徐幼真

霧津人權發展協會的員工。最早發現慈愛聾啞小學中發生性侵害案件的人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14-11.png  

 

金賢秀 飾 金妍斗

慈愛聾啞小學中受虐學生之一。父母雙亡。在同年孩童中,較聰穎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39-53.png  

 

鄭人瑞 飾 陳宥利 

聾啞小學受虐兒童之一。有輕度智障,雖然表面看起來總是很開朗,食慾看起來總是很旺盛,但卻是受害最多次的學生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6-01-11-40-36.png  

 

白承煥 飾 全民秀

受虐兒童之一。爸爸患有輕度智障,媽媽改嫁,家中全靠奶奶一個人養活,弟弟在被侵害後自殺身亡。

 

 

劇情&苡粽心得Mur mur

 

 

故事一開頭就將場景拉到霧津,一座編劇虛構出來的小城,是個除了霧多外,沒什麼特點的小城。孔侑飾演的仁浩是從首爾來到鄉下霧津教書的美術老師。仁浩在路途中撞到一隻鹿,車子需要修理,因而在修車場中,結識了在霧津人權發展協會工作的徐幼真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1-15-44.png  

 

仁浩一到學校馬上拜見校長及行政主任,發現校長和主任是雙胞胎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1-21-33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1-22-04.png  

 

霧津聾啞小學是個行賄、勒索慣的小學,在打完招呼後,主任立馬向仁浩要求繳交類似保護費的東西。家裡有困難的仁浩在搞不清狀況下,還是向遠在首爾的母親要錢繳交。之後,仁浩在教書過程中,發現到學校瀰漫著不尋常的氣息,孩子很怕人,還有孩子傷痕累累。在美術課和孩子交談時,孩子感覺很冷漠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1-25-08.png  

 

不只如此,仁浩下班時,還在走廊聽見奇怪的尖叫哭喊聲,循聲走去發現叫聲來自廁所。但警衛告訴他,那只是這裡的小孩喜歡沒事發出怪聲。仁浩雖覺得奇怪,但還是離開現場。後來發現坐在高處窗戶上的宥利,嚇得趕快衝上樓要她進屋。仁浩此時發現宥利很怕別人碰觸她,更驚訝的是,宥利隨後帶著仁浩到洗衣間,竟發現慈愛宿舍的舍監潤慈愛竟將學生的頭按進洗衣機,還剪了學生的頭髮,洗衣間內滿地都是頭髮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1-36-38.png

 

仁浩上前阻止,想不到舍監竟毫無畏懼且理直氣壯。似乎是很清楚,在霧津,沒人動的了他們。霧津聾啞小學的校長是當地著名人士、基督徒,舍監是校長的情人。霧津小學還收買警方,因此當地警方、政府都在包庇慈愛小學內的醜事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1-37-09.png  

 

仁浩急忙將受虐的女童金妍斗送醫,並聯絡在人權發展協會上班的幼真。校長和主任聽聞事件,假意關心。並要仁浩盡快將妍斗送回學校。隔天,仁浩發現同為老師的朴寶賢老師在教師休息室毆打全民秀,仁浩覺得這所學校越來越不對勁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1-31-48.png

 

在醫院陪著妍斗的幼真打了一通電話來,說急著找仁浩商量事情。仁浩趕去醫院,幼真告訴他,妍斗和慈愛小學中的其他孩童都有被校長、主任及老師性侵的現象,並被威脅不能說出去,如果想反抗或逃跑,事後就會遭受到暴力報復。

 

為了揭發真相,幼真和仁浩幫助妍斗錄製一段事件經過的影片,作為證據。因為是聾啞人士,所以妍斗是用手語講述事件,配上仁浩的翻譯。在一旁看著朋友講述事件經過的宥利嚇哭了,因為她也是受害者之一。此時,妍斗告訴仁浩,她目睹過宥利遭受侵犯的場景。目睹的那天,妍斗聽見微弱的音樂聲(嗯嗯嗯,一些聽障人士還是可以聽見一點點聲音的,不要再以為他們真的甚麼都聽不見!),循聲過去撞見宥利被侵犯的場面。

 

仁浩滿懷悲傷回到家,在首爾的老母和女兒剛好來到霧津找他。因為今天是他妻子的忌日。老母的到來交代了仁浩家不太樂觀的經濟狀況,仁浩的女兒又是個患有氣喘的孩子,非常虛弱,因此事實上他們是很需要金錢、很需要老師這個工作的。而當初交付給學校的那筆保護費,老母告訴他,那是賣掉房子才有的。看到這真是太諷刺了,賣掉房子去資助這樣一間學校,仁浩心裡一定很不是滋味,但他無法開口和母親說這間學校發生的事。

 

老母送了一盆花給仁浩,要他送給校長,暗示仁浩無論如何都要討好校長,仁浩內心似乎有所動搖,躊躇是否要繼續參雜在事件中,還是為了家庭漠視真相(因為揭發校方自己也會被開除)。隔天,仁浩捧著花站在校長室前時,聽見裡面傳來民秀被朴寶賢老師毆打的聲音,原來是民秀被誤以為知道妍斗和宥利在哪,所以朴老師嚴刑逼他說出來。但問題是,民秀根本甚麼都不知道。(民秀似乎曾經想帶著自己的弟弟和宥利、妍斗逃跑)校長要朴老師到別的地方解決,走出校長室時遇見在門外的仁浩,仁浩終於氣不過了,拿著手上的花盆砸了朴老師,帶著民秀離開。

 

在同一時間,幼真正帶著錄製好的證據前往霧津當地教育局、市政廳及警局。但不論是哪一方,都在推託責任。

 

市政廳說事情發生在學校所以是教育局管,教育局說事情是發生上在放學時間,所以是市政廳管。幼真感到荒謬不已,回了句:那到底該誰管?沒想到教育局的人還是厚著臉皮回了句:市政廳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03-12-1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03-40.pngScreenshot_2015-06-01-11-38-58.png  

 

看到這裡我不禁想到台灣的現況,每次發生一件事,所有單位都像在踢皮球一樣,沒有人願意為事件負責,而且最後還是會有很白目的人,理所當然地還在回覆著不負責任的話語。幼真在此說的台詞很簡單也很直白,可是卻是許多人的心聲。

 

幼真又趕到警局要警察調查,但霧津當地警方已被收買,惡劣刑警還搬出人權說,不能光憑幾個聾啞孩子說的話就逮捕地方上的名人,那會侵犯到人權。還嘲笑幼真身為人權發展協會中的員工,應該會更懂這個道理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04-49.png

 

其實這個飾演刑警的阿周細,還滿常在韓劇中出現,我通常是看到他飾演慈愛但可憐兮兮的父親(《Trot戀人》、《詐欺遊戲》),唯一看過稍微惡角的時候是在2012的《仁顯皇后的男人》中。想不到阿周細演起卑鄙的角色還滿有感覺的,前輩果然是前輩(廢話XD)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05-21-1.png  

 

幼真帥氣的立馬回了刑警一句:都對孩子做出那種事了,還談甚麼狗屁人權!

 

人權要談,但絕不是放在這樣的人上。

 

這裡很有趣的是,明明幼真是人權協會的人,照理說,的確是幼真會更注重法律程序這回事,但是幼真卻比所有人都快地跑去前線,要求給個公道。這是編劇給的一個對比,一個嘲諷。很多電影常塑造一些熱血正義的警察通常都會不計代價、不管人權及程序,儘快將真凶逮捕,此處的刑警卻喊著人權、包庇犯罪。而應該喊著人權、阻止無故逮捕他人的人權工作者,現在卻是不論程序、理由的在要求儘快逮捕嫌疑人。

 

回到人權協會辦公室後,幼真和仁浩又為民秀錄製影片做為證據。民秀用無助的眼神問著仁浩:這麼做真的可以讓那些人受到懲罰嗎?仁浩向他保證可以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11-27.png

 

原來,民秀不只受到朴老師的暴力相待,他和弟弟還多次遭受朴老師性侵。民秀娓娓道來兩兄弟受害的經過,民秀最後說:弟弟因為小,每次做完那種事都痛到走不了。可能是因為這樣,弟弟最後在鐵軌上被火車撞了,但為何弟弟會出現在鐵軌上?答案很簡單,弟弟想自殺對民秀來說,殺了弟弟的不是別人,正是朴老師。弟弟自殺其實在一開始就演出了,那時民秀弟弟毫無畏懼的面對即將撞上他的火車就說明了,他不怕死亡,因為活著比死更可怕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6-01-11-30-12.png  

 

幼真成功接洽到願意採訪的首爾媒體,讓事件真相得以浮出。原本和校長勾結的刑警嗅出事態嚴重,立馬逮捕校長、行政主任和朴老師。但不要臉的他們在被捕時竟然還敢大言不慚的說,他們是虔誠的基督徒,不會做這種事。毫無愧疚地拿著基督教當擋箭牌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16-46.png  

 

法庭審理開始了。但場外竟是挺校長和主任的基督教會團體(校長和他的正宮夫人是基督教會裡的人),他們相信校長不會做這種事,他們是被孩子和仁浩誣陷的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19-01.png  

 

看到這些抗議群體,幼真語重心長的說:還好孩子們聽不到。

 

這是多麼令人難過的一句話,聽不見原是障礙,但此刻卻成了一種保護。如果他們知道自己受到這樣的侵犯,好不容易得到管道可以獲救、發聲,卻還有人視他們為騙子,不肯相信他們所受的遭遇,他們該作何感受?

 

法庭審理開始。幼真、仁浩發現對方律師享有前官禮遇。(一種韓國特殊文化嗎?我不知道~反正前官禮遇指:只要是法官退休後擔任律師,那他的第一場官司,審理法官會幫助他打贏)校長家族找來這樣背景的律師,無非是希望能脫罪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19-52.png  

 

(這個啊周細道滿常演嚴厲父親,常看韓劇的人應該跟他滿熟的。)

在開庭期間,觀眾席的聾啞人士們沒有手語翻譯,因此根本無法了解狀況,他們無助的只能發出噪音來換取關注,不料法官卻要脅他們要是再吵鬧,將會把他們趕出法庭。幼真為爭取權益,起身要求設置手語翻譯,卻被當成瘋子趕了出去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21-53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22-30.png  

 

看到這裡,覺得很心酸,聾啞人士孩童受到侵犯不但不被當一回事,甚至因為是聾啞孩子,證詞可能都不成立。(在法庭上,只要是「孩童」的證詞很容易不被採用,更別說是聾啞孩童)現在在法庭上,聾啞人士只不過是要求設置手語翻譯,卻被當成暴民看待。

 

在第一場法庭審理結束後,校長的正宮老婆找上仁浩吵架,還吐了仁浩口水,氣不過的幼真前來幫助仁浩,反而跟家屬吵成一團。之後,在返回的車上,幼真說了一段話:自己的老公做這種事,一直跪求著都得不到原諒,居然還敢跟我發飆。看來很平常的一句話吧!但沒有人敢否認社會上不存在這些人,家屬的信念和愛護,比我們能想像的還盲目。但更可怕的是,有時候是刻意的包庇。

 

但此處,校長正宮老婆應該是真的相信她老公。但體認到自己老公發生這種事,她還真的一點都不懷疑老公,甚至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覺得是別人賴給她老公的。

 

第二場官司開始,被告方審問學校警衛,學校警衛因為受到校長恩惠,所以做了假證,檢方反駁成功。之後詢問負責觀察孩童受虐狀況的婦產科醫生,醫生也和校長方有所關係,竟寫了兩份調查資料。第一份是事實,證明女童處女膜破裂情形為性侵所致,第二份則是假造,內容記述女童很健康,處女膜破裂可能是運動或自慰過度所致。在檢方詰問醫生時,檢察官問她為甚麼寫了兩份報告。她竟回答,之前不知道事情這麼嚴重,所以才這麼寫。檢察官回她:醫生的分析難道會因為事件大小而變得不一樣嗎?

 

醫生最後才肯說實話,宥利處女膜、陰道傷口是性侵所致,而且從傷口研判,遭性侵應已超過五年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32-34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33-05.png

 

想不到被告(校長方)律師竟回答,思考到成人與未成年進行性行為,沒有女方配合,怎麼可能成功?

 

被告律師的話就像社會對於被害者有意無意的閒言閒語,其實都是對被害者的二度傷害。拿個比方來說,看到被性侵犯的女生,有人會說:那個女生可能自己也穿太少了,或是私生活很亂。穿太少、很亂就表示你可以侵犯她嗎?又比如,看到霸凌新聞,有人會說:那可能是那個被欺負的孩子也怪怪的,家裡可能也是弱勢管不了。別人很怪就可以被欺負嗎?家庭是弱勢沒辦法管,孩子就該被欺負嗎?孩子有甚麼原罪不成?事出必有因,可是無論如何,加害者都不該將原因當作藉口,去合理化自己傷害他人的行為。作為旁觀者的我們,有這種想法可能使我們成為共犯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33-41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34-31.png

 

開完庭後,仁浩和幼真帶著孩子們去吃中國料理(炸醬麵~~),只有宥利開開心心的吃著麵,民秀和妍斗一口都吃不下。但當大家看見宥利吃得滿嘴都是,滿足幸福的模樣,大家就都笑了出來。原來,他們都還保有「笑」的能力。看到這裡我真的都快崩潰了!!!!真是太揪心了><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35-23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35-37.png  

 

吃完麵後,一行人得到短暫的安慰,到了海邊玩。他們很清楚,真正的戰鬥還未結束,而且有可能永遠不會結束。

 

第三次開庭,宥利被喚作證人,詳述自己遇害經過。宥利不只被校長侵害,也被主任侵害。平時宥利看起來的確像個天真無邪的孩子,但此刻看見宥利忍痛回憶的場景,你真的能說平時看起來無異的孩子,就不可能是兒虐的受害者嗎?

 

宥利回憶到被侵害的場景,嚇到都尿失禁了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40-20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40-36.png

 

宥利出完庭後,幼真發現對方想私下協商和解,幼真覺得這毫無天理可言,再一次的,幼真又成為觀眾的發言人,說出在螢幕另一端看戲之人的怒吼。

 

孩子都被性侵犯,協商甚麼協商啊?!

 

為甚麼要協商?但在我們無法想像的界線外,可能有些人將錢看的比自尊重要。有的時候我在想,如果有些事不是因為被媒體捧的這麼高,是不是如同這麼嚴重的事情私下和解也見怪不怪呢?又或是,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,這些事隨時都在發生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42-57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43-30.png

 

民秀和宥利的爸媽如果決定和解,所有證詞都將無效,而且將只剩下沒有雙親的妍斗可以將犯人送進牢中。

 

此時,一通電話將仁浩叫到別處。是曾經提拔仁浩的金教授要見他。(金教授也是給予仁浩現在這個職位的人。)仁浩發現,對方律師也在場,他們要求仁浩盡快放棄,還用金錢、仁浩前途、女兒的病要脅仁浩。仁浩拒絕,但是他內心深深感到無奈與悲憤,我想是因為,他發現曾經尊敬的金教授竟做出這種姑息養奸的事。此外,仁浩儘管現在極度想為孩子們做出對的事,但這可能表示,他得因此失去工作、前途,害了自己的女兒和家庭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44-58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45-28.png

 

(金教授又是個熟人!哈哈我真的超喜歡他,阿周細叫做南名烈呦!我對他印象最深刻的作品是在2013的《女王的教室》中,飾演一位親切善良,但欲圖當女人的老爺爺,獨自一個人撫養孫子。最近在《陷入純情》中,他飾演俊熙爸爸時的演技,也讓我相當喜歡。)

 

隔天,宥利的爸爸已確定私下和解。

 

第四場官司開始,這次換到妍斗出庭作證。在妍斗出庭前,仁浩老母出現,反對仁浩放掉家庭來攪和這件事。看到這裡,我深深覺得,老母應該要為自己兒子感到很驕傲才對,你兒子正在做的,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啊。

 

妍斗很聰明,一出庭就成功認出侵犯他的校長,還成功證明自己看見宥利遭侵犯那天的場景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2-53-25.png

 

妍斗獲得初步勝利,露出笑容。這個畫面、這個笑容不知道為甚麼讓我想到白珍熙(《奇皇后》中的塔娜史里、《傲慢與偏見》女主角)...兩人笑起來有點像耶!

 

看見妍斗勇敢且聰慧的樣子,老母認可兒子正在奮鬥的事,老母拿著給孩子們的零食,對兒子說:結束了就快回來吧!含蓄表達對兒子的認可。這邊我簡直快哭死了,老母認同兒子這邊真的很感人啊~

 

妍斗勝利後,幼真前往民秀家,希望民秀奶奶不要選擇私下和解。但慈愛學校的舍監潤慈愛早先一步。民秀的奶奶因為家計困難,家中又有一個無法動彈的兒子,孫子又都又聾又啞,所以即使孫子遇到這種事,還是選擇拿錢和解,姑息了事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00-12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00-20.png  

 

潤慈愛拿著協商書,對幼真說:就算再怎麼貧窮,再怎麼沒學問,可自己的孫子遭遇了那種事情,竟然還因為幾個錢,就同意私了了呢!

 

原來,正義這麼廉價。花幾個錢就掩蓋住真相,花幾個錢就消除了罪,花幾個錢就得到原諒。

 

潤慈愛的消遣是世界上最大的諷刺。對於人來說,究竟甚麼是最重要的呢?對於窮人來說,沒有爭取正義的權利嗎?為甚麼在錢的面前,還是選擇丟掉那些屈辱?潤慈愛就像是扼住窮人們的脖子,拿著金錢在制定世界的遊戲規則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01-03.png

 

幼真的眼淚落下的時間剛剛好。在《熔爐》這部片中,其實沒有想像中有那麼多鄭由美可以發揮她高超演技的地方,但是,演技好不好,幾幕就足夠。在潤慈愛拿著協商書調侃奶奶和幼真時,幼真紅著眼睛看著屋中的奶奶,似瞪又非瞪,眼裡盡是責備又是可憐,由美將幼真的掙扎和憤怒、憐惜就表現在那幕的那雙眼睛中。

 

後一幕,潤慈愛離開撞過幼真肩膀後,幼真流下淚來,此時鄭由美的眼淚透露著幼真的痛,和對世間事的無奈。

 

一雙眼睛就演出了所有的戲。

 

民秀的奶奶其實一定也很難過,看到奶奶駝著背,一個人的背影,身後還有患著智障的兒子,身為觀眾的我和幼真一樣,根本不敢苛責,同時也為民秀一家深深感到惋惜與無奈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01-26.png

 

民秀此時還在努力準備開庭證詞,為了怕表現不好還將證詞寫在紙上。他不知道他的家人已經收下錢,決定私下和解了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02-02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02-33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04-02.png  

 

不知道怎麼說才好,仁浩只好告訴民秀,奶奶已經決定原諒那些人了,因為奶奶很善良。選擇不告訴民秀,奶奶其實是為了錢才和解。

 

民秀簡直快發瘋了,在願意錄製事件經過的影片前,他還問著仁浩:這麼做真的可以將那些犯人受懲罰嗎?仁浩告訴他可以。如今也是仁浩親口告訴他,他無法幫弟弟報仇了,他不能作證,他不能為弟弟做任何事。

 

傷心的民秀無助地流淚和狂吼,儘管因為是聾啞人無法說出話來,但這樣無聲的吶喊,卻比有聲的吶喊更讓人心酸。看到這幾幕,我感到我的心都碎了。嗚嗚嗚嗚....

 

帶著無奈和傷心,仁浩和孩子們睡了要準備明天的開庭。妍斗卻一個人跑來找仁浩,告訴仁浩她在校長室有看過似乎是校長侵犯孩子時的影片。仁浩和幼真決定去校長室找影片。

 

在校長室中,幼真看見牆上掛著表揚校長是傑出的青少年善導委員的獎狀,幼真覺得諷刺,說出了:真噁心。又一次的,幼真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07-48.png  

 

後來他們在校長室裡找到影片,足以將校長關入監獄。他們將影片交由檢察官。監察官表示私下會交由法官。看到這裡我總覺得哪裡怪怪的,因為常看韓劇的就會知道,這個演檢察官的人通常都演惡角,這次在電影裡竟然演個好人,不知為何覺得很不放心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10-00.png  

 

果不其然,檢察官倒戈,他沒有將影片交由法官,因為對方律師告訴他只要幫助他們打贏,會給在檢方界毫無前途的他,一個優渥的律師職缺。

 

隔天,判決出來了,由於證據不足(校長侵犯孩子的影片沒交給法官)和法官包庇(校長方已收買法官),三個嫌犯都只被判輕刑,甚至只被判不到一年的刑期,加上有緩刑,結果根本等同於無罪。

 

校長方和家屬們開心的慶祝,一絲悔意和歉意都沒有。事實上,從被逮捕到最後,校長他們始終都不覺得自己錯了,甚至在法庭上聲嚷嚷,說孩子們誣陷他們,賣力地發出聲音顯示出自己的無辜。看到這裡我不禁納悶,如果他們還有點良知,這種時候該安安靜靜離開、安靜承受後果的不該是加害者嗎?為甚麼他們還可以這麼大聲?受害者為何永遠都只能躲在暗處?誰才是真正該害怕陽光的人?

 

為甚麼接受道歉的人卻要一直逃跑?─韓影《韓公主》

 

校長在法庭上的大聲辱罵與校長家屬方在庭外的大聲抗議,對比出,聾啞人士的安靜與無奈。也對比出,加害者與受害者的聲音,原來,相距可以這麼大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11-59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12-10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13-30.png  

 

未交影片給法官的檢察官,就這麼走了,幼真氣得想追上去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13-18.png  

 

不知道判決結果、對周遭環境還感到疑惑的宥利,困惑的吃著棒棒糖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14-42.png  

 

在席的聾啞人士感到憤怒,紛紛抗議,整個法庭鬧成一團。仁浩感到徬徨和無助,呆呆地看得整個混亂的法庭。

 

仁浩要回首爾了。幼真勸他再見孩子們一面,仁浩婉拒。等幼真去找孩子們時,妍斗和宥利告訴她,民秀跑去找朴老師報仇。幼真急忙聯絡仁浩,兩人趕緊衝去找民秀。

 

民秀找到朴老師,拿藏著的小刀刺了他,並死命用自己全身的力量將朴老師壓在鐵軌上,打算跟他同歸於盡。看著急駛的火車就要撞上了,民秀緊緊抓著老師臥在鐵軌上,眼神如同他弟弟一樣毫無畏懼,彷彿說著朴老師必須死,必須有人還給兩兄弟一個公道,如果法院沒辦法做到,民秀就自己來做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6-01-11-39-33.png  

 

民秀就這麼去逝了。

 

在葬禮外,聾啞人士的靜坐抗爭正上演著。霧津當地的刑警又出來,打算趕走抗議人士,警方出動水車,將強力水柱打在毫無防備的聾啞人士身上,聾啞人士和警察扭打成一團。

 

感到絕望的仁浩抱著民秀的遺照衝進驅離現場,大聲喊著:這個孩子叫民秀,是個聽不到聲音也說不了話的孩子。

 

仁浩就著麼不停地重複這幾句話,但周圍的聲音卻越來越大,漸漸蓋住仁浩的聲音。彷彿是象徵著,仁浩就跟那些聾啞人士一樣,無論在怎麼大聲呼喊著,也不會有人聽見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24-42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24-47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24-59.png  

 

周遭看著一切發生的圍觀群眾們,臉上毫無表情,也無動作,有的甚至一副在看好戲的樣子,冷漠的令人心寒。如果,是真的有一點憐憫心的話,為甚麼還忍心就那樣站在那看呢?不願意幫忙的話,為甚麼不就安靜地走開呢?為甚麼要在現場旁觀,難道不知道若無其事地旁觀更傷人嗎?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24-06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24-14.png  

 

仁浩和幼真被當成暴民制伏。事情暫時結束了。看著這一切發生的孩子們無助的只能哭泣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26-18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26-28.png  

 

一年後。

 

幼真告訴遠在首爾的仁浩,這裡一切很好,孩子們也都重新擁有了跟以往不同的新生活。正開心的面對人生著。

 

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27-58.pngScreenshot_2015-05-31-23-28-30.png  

 

幼真問孩子們,這件事發生前和發生後,最大的改變是甚麼,孩子們告訴她:我們也明白了,我們也和其他人一樣,有人來珍惜。

 

聽到這、看到孩子們正逐漸長大,幼真想到,這世上有著目標並持續奮鬥著的人們心裡的想法:我們一路奮鬥,不是為了改變世界,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。冬天冷,是為了讓我們懂得,周圍人的溫暖是多麼珍貴。

 

本片最後一幕,是仁浩停在地下鐵燈箱前,那是霧津的觀光廣告燈箱。照片裡的霧津,霧氣依舊濃厚。但,它很美。儘管在霧津發生了這種事,這裡仍舊和先前一般沒有改變,依舊是那麼風光明媚。其實,只要用真誠眼光去看這世界,再醜陋的事物也有美麗的一面。孩子們拋開了那些,才能用雙眼,去看見世界的美。盲目的仇恨和不正確的制裁方式與管道,不是解決問題、讓世界變得更好的方法。他們選擇用更正確的方法,持續為自己和那些處境相似的人奮鬥著。

 

在光州發生的真實案件,因為本片,被重啟調查。

 

 

 

本片沒有甚麼複雜難懂的地方,演員演繹出的情感也毫無隱晦之處。孔侑飾演的仁浩,和率真的幼真對比,是表現出人情緒與個性的兩面。仁浩情感內斂、善於忍耐,做事瞻前顧後。而幼真則是勇敢、直率,凡是覺得對的就做,無需顧慮太多。個性不同的兩人在面對事件時,所表現出的不同反應,也正是象徵社會中不同個性的人群在面對這類事件的不同反應。

 

在香港,本片被譯為「無聲吶喊」,在美國片名為「Silenced」,皆代表聾啞人士無法為自己發聲的處境。但其實在司法上,我們許多人也和聾啞人士一般,是無法發聲的弱者。誠如影片中談及,窮人會因為金錢協商導致妥協與姑息,被漠視的自尊和傷害將無法再被提起。更可怕的是,犯罪還可能再發生在別人身上。

 

而因為私人利益,而蔑視良心的律師、檢察官、法官,也都是罪犯的助長者,法律無法保護受害者,反成為加害者。因此,就算是弱者的聲音被聽見了,還是易在不公的司法前被淹沒。

 

熔爐裡的生活恍如地獄,大聲喊叫也無法被聽見。漠視這些聲音的人們,等同是看著這些無助的人在爐子裡被燜燒殆盡。

 

正因為如此,對這些孩子來說,死不足懼,活著更可怕。

 

但值得尊敬的正是,他們沒有退縮、沒有妥協,不讓社會骯髒扭曲的價值觀繼續淹沒他們的聲音、不讓名為「社會」的這個熔爐將他們溶解,他們持續不停奮鬥著。

 

我們一路奮鬥,

 

不是為了改變世界,

 

而是為了不讓世界改變我們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苡粽 × Drama × Life

苡粽^__^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Nico
  • 借分享,你寫的真好
  • Nico你好:

    謝謝你,很高興你喜歡我的文章,但分享時麻煩你在標示一下出處了,感恩 :)

    苡粽^__^ 於 2016/09/18 16:37 回覆

  • GU❤
  • 這真是沉重的故事,看完之後還是久久無法平復心情,即使了解在電影之後,該真實事件已重啟調查,但不免還是對司法及人性感到失望,一直以來或多或少保持著[顧好自己]的想法在生活,赫然發現這樣的想法就好比是主角的母親或是事件旁觀者一樣,大多時候我們不是壞人,頂多闖闖黃燈、聊八卦等,但對許多社會議題卻是漠視、看熱鬧…是間接的加害行為...(雖然這不是最主要的橋段,但卻是讓我省思很多的點)。故事結尾再加上您的詮釋後,覺得世界還是美好的!
  • GU你好:

    首先謝謝你對我詮釋的肯定:)

    至於你說的,大眾對於社會事件很多時候的確是保持漠然、看熱鬧的態度,我很喜歡先前的一部韓劇《Good Wife》裡的這句台詞:大多數人們不是關心,人們只是對你的事情感興趣。

    我想,用這句話去理解這些漠然的態度是非常適合的,仔細想想,很多時候我們甚至連聽周遭親朋好友的抱怨、述說發生的事,都是以一種關心參半八卦的態度在聽這些事情。

    但就如你所說,很多時候並不代表我們是壞人,只是我們愛莫能助或無力改變甚麼。慶幸的是現下社會風氣已轉變,已有越來越多人願意在這種種無力的時刻挺身而出,而我也希望看過熔爐的所有觀眾,能都試著當個不對社會事件漠然的人。(當然也期許督促自己!)

    熔爐是部看了傷心,但也令人重燃希望的電影,當時在服兵役的孔侑看了孔枝泳熔爐的原著小說後,極力促成這部電影的生成,讓世人能關注這樣的事件。世上有像孔枝泳、孔侑這樣的人,我想,我們也不用對人性太過失望了。

    苡粽^__^ 於 2016/10/03 11:07 回覆

  • ANDREW
  • 寫得很好!讚!
  • 謝謝你:)

    苡粽^__^ 於 2017/01/22 13:19 回覆

  • jimway813
  • 私以為孔枝詠的小說著作筆鋒有點濫情吶.......壞人很壞好人很好的那種感覺
  • 哈哈哈其實我沒有看原著小說,但我自己是覺得熔爐電影多多少少也有你說的這個毛病。

    苡粽^__^ 於 2017/09/10 21:58 回覆

  • x0936953350
  • 可以分享到FB嗎?
  • 可以喔,但麻煩標明一下出處!

    苡粽^__^ 於 2017/12/17 13:33 回覆